一个贼能折腾的女人80vps he

  两个被折腾的男人(包括男配)

  最后结果如何?是向生活妥协80vps he ,还是逃出命运的牢笼?

  文中女主聪明能干,但是常常小白脱线,就连风华淡雅的男主也常会被刺激得跳离本我80vps he

  古言+搞笑+小虐+HE

  

  楔子

  永泰二年80vps he 。卫国皇宫。

  初秋的午后,天高云淡80vps he 。大殿里时而有清凉的微风穿过。卫天凌坐在书案后,放下手中的书册,缓缓把视线移到了他面前的人身上。

  “回皇上,臣已将旨意交给杜老将军,特来复命80vps he 。”慕怀远微微低着头,默默的看着脚下的大理石地面。

  良久80vps he ,卫天凌不带一丝情绪的声音从前方传来:“她怎么说?”

  “将军说,到了年底,亲自护送女儿赶到泰安与皇上完婚80vps he 。”

  “杜晚晴,怎么说?”卫天凌淡淡重复道80vps he

  慕怀远手心里全是冷汗,他对这位主子的脾气再清楚不过,越是他看重的东西越是轻描淡写,心里越在乎,面上越是漫不经心80vps he 。他该怎么回答?

  正思忖间80vps he ,蓦然感到头顶有道目光横扫过来,心下一凛,低声回道:“她……她说她不愿意!”

  静静的大殿里,一阵风吹过,门口的珠帘噼啪作响80vps he

  慕怀远想起那个一身戎装的女子,还没等他念完圣旨就甩下一句“我不愿意!”,站起来直接走了出去,不由得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80vps he

  这两个主子,都不是省油的灯80vps he

  “不愿意……么?”卫天凌轻笑出声,漆黑的眸子里却一点笑意也无80vps he

  听到笑声,慕怀远定了定神,继续道:“杜老将军说……晚晴自小在军营中长大,不懂规矩,那……只是任性之言,望皇上勿怪80vps he 。”

  “好,你一路辛苦,回去休息吧80vps he 。”

  慕怀远长出了一口气,躬身退下80vps he

  真的是在自己意料之中吗?卫天凌说不清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情80vps he ,莫名的有些烦燥,拿着书册举了半天,却是一个字也没看到眼里,耳边只反复响着那句:“我不愿意……”

  第一章 谁撕坏80vps he 了皇上的龙袍

  漫天的大雪已经簌簌地下了一个白天,到了酉时,还没有一点要停下的意思80vps he 。远远近近的宫殿笼罩在一片苍茫之中。

  针线房的窗内,闪着昏黄的光80vps he

  锦儿掀开门帘儿从外面进来,带进一股子清冷的风,烛光跟着摇了摇80vps he 。她跑到里间,见织云正坐在油灯下一板一眼地绣着花样,秀儿歪在床角瞌睡,便撅着小嘴儿道:“织云姐姐,今儿个可是小年儿,又赶上万岁爷大婚,这满皇宫的人都找乐子玩闹去了,怎么偏偏你还在这里干这些个伤神的活儿?”

  织云抬起头看了她一眼,见她一张小脸冻得红扑扑的,头上的雪将化未化,还微微闪着光,不由笑道:“我呀,是闲不住80vps he 。手里一没了活儿,倒不知该干些什么。你这风风火火地是跑到哪里疯去了?”

  锦儿低头抖了抖头上的雪,道:“我去浣衣房了80vps he 。”

  织云道:“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80vps he ?”

  “小喜儿她们都出宫探亲去了,只剩两个老妈子,比咱们这还冷清80vps he 。”

  织云拿针在灯芯儿挑了挑,轻声问:“想家了?”锦儿望着墙上的灯影,没有说话80vps he

  织云忙道:“哎呀,小姑奶奶,这可不是你的作风啊,你不是有名的小喇叭吗?快跟我说说这几日有什么新鲜事儿没有,我都快闷死了80vps he 。”

  锦儿侧头笑道:“我何时成了小喇叭了?我能有什么新鲜事儿可说?”见织云抿着嘴不搭话80vps he ,忍不住继续道:“姐姐,你可知道咱们这位皇后是谁?”

  织云笑道:“不是杜老将军的女儿吗80vps he ?”

  “这位杜皇后啊,可是一位传奇人物呢80vps he 。我听说杜老将军一直没有子嗣,到了中年才得了这个宝贝女儿,自然将她视为掌上明珠,将毕生所学尽数教了给她。这杜小姐打小儿就聪明伶俐,人见人爱,到了十几岁,一身文韬武略,已无人能及。到了十六岁,就已经上战场指挥作战,所向披靡。前年打退西凉大军,去年平定西南王叛乱,都有她的功劳呢!”

  织云听了80vps he ,不由心生敬佩:“当真是奇女子!”

  秀儿趴在床上80vps he ,早被锦儿吵醒,此时用手支着头慢声细语道:“愿不得咱们万岁爷钦点她为皇后,不远千里的娶回来,我要是皇上啊我也娶她!”

  织云瞪了她一眼80vps he ,“又在这里胡说,让管事的公公听见,不打烂你这张嘴!”

  秀儿吐了吐舌头80vps he ,向锦儿道:“只是不知道咱们这位主子,长的什么模样?”

  锦儿刚要开口,就听门帘外有人咳了一声,细声道:“织云姐姐在吗?小六子前来拜访80vps he 。”说着门帘一掀进来两个人。

  当前一人,穿一身藏青的宫装,个儿不高,细瘦的脸上笑嘻嘻的,眉间一颗黑痣,正是小六子80vps he 。后面跟着一个穿着粉红夹袄的小丫头,看样子是个小宫女。

  织云笑道:“小六子80vps he ,你这又是耍的哪一出?什么时候变得这样有规矩了?”

  “姐姐有所不知,前儿个我过来给常公公取夹袄,一着急进来的快了些,锦儿姐正要出去,被我吓了一跳,她……她就说我没有规矩,撵着我一顿好打!”小六子伸手指着锦儿,脸上一副极尽委屈的样子80vps he

  锦儿扑哧一声笑了出来,站起身道:“我看呀是打得太轻!今儿再补上一顿,看你还敢告恶状!”说着作势欲抓80vps he

  小六子连连后退:“姐姐饶命啊!我这还有正事儿呢80vps he 。”他一下子退到那个小宫女身侧,正色道:“忘了介绍,这位是皇后身边的宫女小雪,奉娘娘之命来这讨点东西。”

  此言一出80vps he ,织云忙放下手里的绷子走了过来,扬手道:“小六子,我看你是真该打了,怎么有正事不早说?我还以为是来咱们这里玩闹的!”小六子笑嘻嘻跑到一边:“怎么总是我错?”

  小雪这时已盈盈一拜,脆生生道:“小雪给几位姐姐请安了!”锦儿秀儿早站在一旁,听她声如银铃,煞是好听,不由向她笑呵呵地望着,看样子和她们年纪差不多呢80vps he

  织云拉着小雪的手借着烛光打量,见她眉目清秀,乖巧可爱,笑道:“好俊俏的丫头!不知娘娘有何吩咐?”拉着她往里走80vps he

  小雪有些不好意思,红着小脸儿,跟着她走,低声道:“娘娘说要跟姐姐讨些针线80vps he 。”

  织云愣了一下:“娘娘想做什么活儿,只管吩咐我们就是80vps he 。怎么能让娘娘费神?”秀儿也笑眯眯地道:“织云姐姐的手可巧了,过去太后都时常夸奖呢!”

  小雪心里想着某皇后交待她说的话80vps he ,背上一阵恶寒,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,低着头磕巴道:“昨天皇上大婚,夜宿长宁宫,嗯……那个,娘娘的嫁衣撕坏了……皇上的龙袍……也撕破了……娘娘说她要亲手给皇上缝好……”

  “嘶——”一片抽气声80vps he 。喜服都撕坏了?那是多么的激烈?

  织云回头瞪了一眼锦儿她们,干巴巴咳了一声道:“皇上的龙袍和皇后的嫁衣,所用丝线都是极其珍贵,不在此处,你随我来拿吧80vps he 。”说罢向外走去,小雪低头跟在后面,小六子忙抬腿跟上。只留下锦儿秀儿大眼瞪小眼,满室寂静。

  当织云送走小雪,回到屋里的时候,发现锦儿秀儿各自拿了一个褂子,坐在桌子两边,似乎都在专心的缝扣子80vps he 。不由心内好笑,这两个小妮子倒沉得住气。她随手拖了把小凳,坐在炉前烤火。眼角一抬,就看到那两人正在用眼神交流。

  锦儿瞪大眼睛看了秀儿一眼80vps he ,仿佛在说:“娘娘的嫁衣都撕破了?!咱们的皇上真是……”

  秀儿赞同的一眨眼80vps he ,仿佛在说:“可不是!关键是万岁爷的龙袍都撕破了!谁干的?”

  锦儿眼里一道光闪过80vps he ,兴奋的眨了眨:“当然是皇后娘娘啊!武将出身就是不一样啊!”

  秀儿脸一红,点了点头80vps he

  织云看着她们“眉来眼去”,终于忍不住道:“你们两个,今天的事关乎皇家风范,不要私下议论,就当什么也没发生,听见了吗?”两人忙低声说是80vps he

  雪打在窗上簌簌有声,织云用火钳轻轻拨着炉里的炭,心里也不禁雀跃地思量着,也许今年,会有一个不一样的春天80vps he

  第二章 皇后的手艺

  长宁宫内,杜晚晴正以一种奇怪的姿势俯身查看床上的男人80vps he 。她一条腿跪在床上,一手撑墙,一手在男人眼前晃了晃。那人睡得很沉,一动不动,但似乎睡梦中并不舒服,眉头微微皱着,只余极轻的呼吸声。她用手轻轻在他眉心抚了两下,眼看着似乎舒展开一些了,旋即罢手,跳到了地上。

  床上的这位,面若冠玉,眉如远山,单看这相貌,就忍不住让人期待,那紧闭的眼睛睁开后,会有怎样的光彩80vps he 。寻常女子见到他如孩子般安静的睡颜,怕是都会心动不已。可惜杜晚晴不是寻常的女人。

  她打开小柜,从里面拎出一个布袋子,坐在桌前开始翻翻捡捡80vps he 。一会儿翻出个小木马,拿着看会儿,一会儿又拿起一个竹子做的小车,发一会呆。最后目光落在一把小匕首上,那匕首只有一个巴掌那么长,墨绿的外鞘,通体光滑,上面的纹路已磨得看不清楚,把上坠着一块通体盈白的碎玉,看上去不像是防身的武器,倒像是一件小孩子的玩具。这是她十二岁那年,徐清送给她的生日礼物。

  如果他现在泉下有知,看到她现在的境况,不知会作何感想80vps he 。她手里把玩着匕首,凝眉道:“你现在跑哪儿去了?还说要护我周全,说话不算数……我现在落得这么个下场!你还管不管?”

  正在喃喃自语,小雪从外面推门而入,怀里抱着一大盒针线,轻手轻脚地放到桌上,瞄了一眼床上那人,悄声道:“全让我拿来了80vps he 。”

  杜晚晴看她那小心翼翼的样子,轻笑道:“不用那么紧张,跟做贼似的,他一时半会儿醒不了80vps he 。”小雪呼出一口长气道:“娘娘……”晚晴狠狠瞪了她一眼:“不许叫我娘娘!”小雪只得哀叹一声道:“小姐,你这次可害死我了!要是有个地缝儿我都能钻进去!”杜晚晴兴致大增,问道:“怎么样?她们当时什么反应?”

  “能有什么反应?屋子里掉个针尖大的东西80vps he ,都能听得真真儿的!小姐,我想了一道儿,也没想明白,你为何让我这么说啊?这不是自毁形象吗?”从打她跟着这位主子,就没少做刁钻古怪的事情,按理说都已经习惯了,可是这次不同,这是在皇宫里啊!

  杜晚晴一边把布袋放回柜里,一边道:“不为什么,就是觉得好玩儿80vps he 。”

  小雪气得一跺脚儿,道:“原来又是胡闹80vps he 。”一屁股坐在凳子上。

  杜晚晴见她生气了,一步跨到她面前,用手抬起她的下巴,一本正经道:“抬起头来,给爷笑一个80vps he 。”

  小雪无奈地把她的手打到一边:“ 小姐80vps he ,这里是皇宫,不比将军府,你可不能由着性子闹!老爷夫人要是知道该有多担心?”

  杜晚晴呵呵一笑:“这世上两条腿的男人有的是80vps he ,我要是由着性子,能嫁给一个妻妾成群的臭男人?我爹除了我娘,何曾看上过别的女人?”

  小雪眨了眨眼80vps he ,心想这个妻妾成群的人是皇上啊!别的女子都是想方设法成为皇上的女人,为什么到了她家小姐,就好像被人泼了一身脏水,避之唯恐不及呢?

  杜晚晴郑重地拍拍她的肩,道:“放心吧,我只是自保而已,会注意分寸的80vps he 。”

  次日小雪端茶进来,就看到她家从没拿过针的主子在案前一针一线的缝着什么80vps he 。上前仔细一瞧,那不是皇上大婚时穿的喜龙袍吗?这一眼把小雪吓得不轻,差点没把茶水灌在晚晴身上。

  “小姐,我听小六子说,太后在时,刺绣极好,宫里因此也极尚女红[gong-]……”小雪顿了顿,见晚晴好奇地抬起了头,才接着劝道:“皇上从小的衣裳就极其精细讲究,皇上本人也非常在意穿着80vps he 。”

  晚晴歪头细想,忽而喜上眉梢,点头说道:“如此甚好80vps he 。”拿起剪刀把手里的针线全拆了,在盒子里挑了大黄的金线,换了头号的银针,一针针歪歪扭扭的缝了下去。这件喜龙袍是红色的底,专为皇上大婚赶制。她用的金线,配上红底,更加惨不忍睹。小雪嘴角一抽,不忍再看,落荒而逃。

  慕怀远照例在每天接近午时来送折子,进门看到皇后拿着衣服在缝,不禁好奇地望了一下,只看了一眼,便觉眼皮突突直跳80vps he 。晚晴一见是他,话都懒得说,直接朝桌上显然还没动过的折子抬抬下巴。他放下折子匆忙退下,连告退的话都忘了说。

  所以等到卫天凌悠悠醒来的时候,看到的也依旧是晚晴坐在桌旁,低头缝补的侧影80vps he 。他脑中一时迷糊,心里却是柔情一片。晚晴穿着一件玫红的夹袄,头发在脑后随意挽了个髻。耳边掉下一缕发丝,更衬得她肌肤胜雪,那认真的样子,是在为他缝制衣衫吗?心里仿佛被什么东西温柔地撞了一下,眼睛就再难离开那抹玫红。也许女人都是这样,嘴里喊着不愿意,若是真的嫁了,也就认命了。他忽然心情大好,直到晚晴收了针线,才低声问道:“你刚才缝的什么?”声音怎么如此暗哑?

  晚晴见他醒了,忙上前扶他起来80vps he 。卫天凌一时感到头重脚轻。晚晴等他坐稳,忙颠儿颠儿地把龙袍拿给他看。他看着左肩处那横七竖八蜈蚣样的针脚,一时惊得怔在那里,呐呐无言……迷糊间,一只手有力地扶住了他,热乎乎的茶水就着她的手灌到了他肚子里。

  杜晚晴有些心虚,毕竟是三天没让他喝水啊80vps he 。一边用帕子帮他轻拭嘴角,一边轻声软语:“早知道皇上不胜酒力,打死我也不敢和您喝酒。您喝醉了本也无妨,却热得把这袍子扯坏了。这喜龙袍做工精细,旁人补起来怕是有些困难,晚晴没有办法,只得拿出看家本领……”

  卫天凌轻轻倚靠着她,越听越觉得啼笑皆非,晚晴身上淡淡的清香浮在他的鼻端,心里一动,伸手握住她的手,轻声问:“什么时辰了?”晚晴道:“已经到了寅时,皇上该上朝了80vps he 。”

  卫天凌疑惑的看了她一眼,笑道:“不必着急,按宫制,朕大婚要休朝三日,二十五再上朝也不迟80vps he 。”

  晚晴惊讶而认真地望着他的眼睛80vps he ,道:“今日就是腊月二十五啊!皇上睡糊涂了?”

  卫天凌心里一惊80vps he ,一丝疑惑飞快地掠过眼底,他闭了下眼,直着喉咙道:“朕睡了三天?”晚晴心想可不是吗,我给你喝的可是三日醉啊!

  “是啊,皇上,怎么叫也叫不醒呢!”晚晴随手一指桌上厚厚的一摞奏折, “慕统领这几日送的折子,还等着皇上看呢80vps he 。”

  卫天凌的脸由白转青80vps he ,沉声喊:“常安!”

  常安早早来到门外候着,听到呼声忙推门进去,见皇上木着脸,眼里一点高兴也无,哪里有新婚的样子?忙小心伺候80vps he 。卫天凌一下子跳到地上,晃了晃。晚晴伸手要扶,他已跨前一步避开。两人给他洗漱穿戴,晚晴笑眯眯的为他穿上那件喜龙袍。

  喜龙袍的正面,绣着一条矫健的金龙,栩栩如生;喜龙袍的肩上,趴着一只金黄的蜈蚣,也同样,栩栩如生80vps he

  卫天凌定定地看着她,心里一时不知是什么滋味80vps he

  收拾停当,他伸手一指案上那摞折子,常安忙躬身抱着,尾随着他出了长宁宫80vps he 。常安觉得今天的皇上格外有些不同,脚步有些虚浮,关键是走起路来半个身子僵着,好像有一只无形的手抓在他左肩之上……

  回到甘露殿,皇上几下就自行脱了“喜龙袍”,扔给常安,咬牙切齿道:“给朕留好!”常安仔细一瞧,也不由心中颤抖80vps he 。他自从入宫以来,不对,这么说吧,自打他出生以来,还没见过这样错乱的针法!

  皇上匆匆吃了点东西80vps he ,没等出门又闹肚子疼——三天没走动了,能不折腾吗?

  当日朝堂之上,发生了几件怪事80vps he

  第一件,皇上上朝迟到了80vps he 。皇上素来勤政,这是登基以来绝无仅有的。

  第二件,皇上气色不好,脸色发白,脚步发虚80vps he 。众大臣心里一阵唏嘘,听说三天没出长宁宫,人不风流枉少年!谁没年轻过?谁没荒唐过?从常理上讲,倒也可以理解。

  第三件,这几日上的折子皇上好像一个也没看80vps he 。何以见得?

  礼部尚书出列请旨,“臣前日上折所列年前祭祀所用器具,以及随行官员,皇上是否有所增减?”皇上看了一眼常安,常安忙翻出折子递上80vps he 。皇上展开凝神看了半晌,“就按爱卿所奏拟旨。”

  又有几个大臣请旨示下,皇上一一翻出折子看了,才有所定夺80vps he

  安王爷上前一步道:“皇上,老臣的折子你看了吗?”这安王爷是先帝的弟弟,年轻时无心国事,一心只做文章,在民间颇有一些追随者80vps he 。先帝临终时嘱托他辅佐当今皇上,便突然觉得肩头责任重大,把闲散多年所积累的文采,都用在了写奏折上。常常声情并茂,动戈万言。卫天凌每次看到他的折子,都是又好气又好笑又头疼。如今一听他也上了折子,不用常安找,自己伸手抽出那个最厚的,打开一看果然就是。便道:“皇叔的折子,所涉极深,朕回去还要细看。”安王爷只得退下。

  综上所述80vps he ,大臣们已在心里达成共识,皇上新婚之余,确实没顾得上看折子!

  第四件,温文而雅的皇上在朝堂上竟然发了怒80vps he 。如非亲眼所见,实在让人难以置信!

  丞相李长峰出列进言道:“臣有本奏80vps he 。”

  皇上态度温和, “讲80vps he 。”

  “杜威将军如今已是国丈,是否要请回泰安颐养天年,也好让皇后和家人团聚,免得骨肉分离80vps he 。边关如今已无战事,臣以为,另派年轻将领把守便可。”

  皇上低头想了想,“朕还没有想好,这件事以后再议也不迟80vps he 。”李相躬身退下,若有若无的向对面扫了一眼。

  李相的门生户部侍郎郭永明立刻心领神会,出列进一步进言,请派年轻将领替换杜威80vps he

  时值卫天凌正巧看到那一摞折子80vps he ,眼前飘过晚晴笑眯眯的样子,又想到自己竟然在床上睡了整整三天,洞房花烛夜睡得像死猪,全是拜她所赐,心里气得痒痒的,一分心没听清他说的什么,于是问:“你刚才说的什么?再说一遍!”

  其实这话本来也没什么,可是这位主子现在心情不好,就连带着面上有些咬牙切齿,声音里有些阴沉狠绝80vps he 。偏偏这位户部侍郎胆子小得很,吓得马上趴在地上高呼:“皇上万岁,臣恭贺皇上新婚大喜!”

  皇上盯着他一字一字把这句话吸收到脑子里,才道:“起来吧80vps he 。”

  至此杜威的事再无人敢提,开玩笑,天子震怒可不是闹着玩儿的80vps he

  于是这天李相下朝后,有些郁郁80vps he 。眉头微皱,这是怎么回事?得找个机会去宫里问问女儿。

  常安抱着奏折,随着皇上回到闻思殿80vps he 。再三思量,上前提醒道:“皇上,您看可要赏皇后什么物什吗?”

  卫天凌一愣,想起每立嫔妃都要有所赏赐,这是宫中规矩80vps he 。于是坐在椅上闭目而思。良久展眉一笑,提笔写了旨意,又凝神看了一遍,眼角眉梢全是笑意,竟呵呵笑出了声。常安大惊,这位主子十二岁以后就是喜怒不形于色,如今一个早上,已是忽喜忽怒,异于常态。莫不是在皇后那里受了很大的刺激?皇上也不理他,径自叫来慕怀远,让他去办这件事。

  慕怀远前来传旨的时候,杜晚晴正在长宁宫的大厅里会见后宫所有有品阶的妃子80vps he

  所谓会见,不过是彼此认识的一个仪式,妃嫔们向皇后行礼,各报姓名,如果皇后有兴趣,还可以聊上几句80vps he

  她的宫殿里已变得简简单单,以前这里所有的摆设这一个早上都被她挪了出去80vps he 。一个人在的时候,就显得空空荡荡,现在却被挤了个满满当当。

  杜晚晴不禁在心里啧啧赞叹:卫天凌的女人还真不少80vps he

  慕怀远进门后也有些讶然,皇上催他快来别误了时辰,原来还有这等深意80vps he 。于是上前传旨:

  “皇后杜晚晴,兰心惠质,心思灵巧,女红精细,练成蜈蚣双面绣的独门针法80vps he 。特赏金针一盒,丝缎十匹。即日起,可将手艺传与后宫众妃,将此技艺发扬光大。钦此。”

  杜晚晴跪在前面,手臂有些僵硬的接过圣旨,感到身后无数夹杂着羡慕崇拜嫉妒等等的各色眼光投向自己的后背80vps he 。蜈蚣双面绣?还真是一种十分形似的说法!

  自此皇后的巧手美名传遍后宫,无人能出其右80vps he 。只是真品无人见识得到,可谓是越稀有越珍贵,常有妃嫔前来请教,也总是看不到皇后的人影儿,只得遗憾作罢。